《蔡文老師專欄•宗教篇》

 

推展宗教(聖鸞)須知

 

一、信仰是理性的

 

人性應藉著信仰發揮其本然之光,照見其澄然的自性,成為正人、善人,而至於能真誠愛人。天地化育的奧祕,原非人所能盡窺,不要憑虛造作幻想,假持神明之名,自持為神人,處處責人、欺人,甚至毀人

 

二、神是道德的化身

 

神是人類的寄託,是公平、正義的象徵。在中國,沒有道德的神仙是不可想像的,非人可以塑造自為神明;也因此,身為神職人員,應該導航世人通往公平正義之路,不能假借傳神之意,或擬定一些違反人性的教條訓示眾生,誤導信徒遺忘了實際生活的環境,而一味關注另一個虛無飄渺的理想世界,終至喪失作為一個人的基本原則。

 

三、大道公開,本無祕密

 

早在二千餘年前,孔子已經講過:「不語怪力亂神」,這句話,特別強調以人為本位的思想,不願意有人塑造一些神祕主義的景象來誘惑民心,也不准有人用美麗的教條和諷言來欺騙民眾。祂的「道」一以貫之,而以「仁」為指導眾生和安排人在整個社會階層中的隸屬關係和生活規範,證明信仰神明本來就是一條開朗光明的大道。

 

四、人所嚮往的人生境界 

 

我們要建立一個地上的天堂,比追求一個遙遙無期的天上天堂,更具有普渡眾生的實際意義。信仰宗教,不是為了當個卑微的奴隸,也不是為了作永不蝕本的生意,而是要致良知,入世地參與現實社會的事務。除了懷抱一顆真誠的心,跳脫虛無、絕望的窠臼,過著有遠景、有希望的生活之外,更要集結具有共同信仰人的力量,改善人類生存環境的黑暗和罪孽,讓正義抬頭,也讓光明普照人間

 

五、救苦救難為神明之職

 

古人有一句話說:「眾生病,菩薩不能不病,釋迦、孔子均不能不病。」這句話,充分表明了神是與眾生不可分離的,是與眾生共命。有人說:「凡是有人受苦的地方,那堳K有宗教。」可見宗教的起源,是為要解救人類的痛苦,而有痛苦的人才有神明。千百年來,有些宗教的執事者,卻本末倒置,認為神只是對待有痛苦的人,因而假傳神意,百般勸苦難的人要忍受痛苦,寬恕他人,而對自己加深壓迫,使得受苦的人,仍然身陷苦境,而把快樂建築在別人身上,使快樂的人依然逍遙享受;這種道理,顯得是非不明,正義不彰。所以,有人會不滿意地宣稱:宗教是社會的鴉片煙,有痛苦的人才信仰宗教、仰慕神明。

 

六、人是有人的責任

 

人應該要完成人的事,盡人做人的責任。所以,人有人性,也有他的社會性、家庭性;而神只有神明性,也只有祂的理想性。為信徒者要了解「人人有佛性,人人皆當成佛」的態度,只要盡人心與人性做人,不要拼命設法想成為高高在上的神,而忽略了人應盡的義務和責任,並脫離了現實,反而變成社會的殘渣、神的奴隸,以及非人非神的怪物,終為人神所共棄。

 

七、道之自然趨向,誠者無有不公

 

世界本森然萬象,宗教信仰互相矛盾,扞格不入,所出之理亦相應而有異;而不管其何,每人求道之最後都是要進天國、天堂、西方等之極樂世界,但進天國得容己?「天國不是我們的」,過去一些神職人員的誤導,憑空塑造人死可以上天堂或下地獄的一種心理上的理想,以為勸人行善可享受天堂的極樂。因為人做人,能不走向地獄已屬萬幸,何能再奢望昇入天堂?若道理通了,能對宗教信仰或教義追本溯源,為我們今後渡眾生之標的,並時時注意於如何求道;只有時時體道之要,次成人道之實,則《中庸》云:「誠者天之道,誠之者人之道。」為我們永琱坐悀孚磻迭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