諸位聖鸞乩手你們好:

 

  聖鸞天下,何處不是親呢?乩手與乩手間的連繫,「人人有貴於己」者,每人都可以從所學內在自證其無限,「我欲仁而仁即至矣」,出自我在別人所學的心中,或在鸞界上有一「誠」字的份量,皆建立於相互間的相濟相惠。我相信為乩手者,其所成就之經驗確多荊棘,「自古有才皆百鍊」,得來並不容易。現在惟有每人抱此一念之互誠,足可以憑恃連繫、相研相成而欣賞。

 

  今天在「德教紫真閣金禧聖鸞扶乩大會」這個難得的機會裡,與乩手們相處,人人自發泉源,以期相潤,使我感覺無上溫馨;同時能與長輩們相期與道,迥不敢以其相悅自得,或以此簡短披諸楮墨,或有絲毫自矜之意。此無非大道之實踐,其意亦聊以知己和友愛。至道之難,如理之不易得,思與德翁德長們相勉而已。

 

  德教紫真閣金禧鸞會,今天必有圓滿的結果。相信諸位乩手們所表現的態度和進益,都有碩大的收穫,證明大家發揮鸞鳴天下,充實內在精神,不主觀,不虛構,不自傲,一切尚於自然;此點可說是一種實質的成功。所以,我想把我的思維所得告訴大家:今天我確實期望能因「互相研究和鼓勵」而結合,或為互相支持、感覺滿足而安,或不為互相支持、心不得滿足而安。

 

  論乩手對「鸞」的實質學問,它是一箇真的可以誠懇用心去付出力量的對象,一筆在手,立時會有使命感,而此付出,實則為主動的創造;所以說:創造是價值之源。莫問揮書對象是善是惡,凡屬能造成的,沒有不用全心全力;而其揮書的精粗,亦屬絕對,不可互相比較。所以,乩手相互之間不許攻乩或疑心,「懷疑,只是無力搏虎,鬥個小雞,以示勇猛。」若真有此攻乩便錯了,會不知不覺地又落入外在思想的計較之下,而立時摒棄了「乩書」的價值。

 

  提出「道德創造」,將它視為乩手創造的材料,其實也是乩手的人格和責任。文化院汶羅祖師說:「太陽不必宣稱它是生物之主體,因為它所擁有之生命力量,將使得大自然的所有一切自動地跟隨。」這是為乩手之道應擁有的心性。

 

  事實上,做為一個乩手不是這麼容易,人之智慧愈高,所受的痛苦愈深;誠然乩手是一超越其有限個體之存在。超越自己,即是涵蓋他人他物,對己心所關係的,即自然抱有,欲照顧之、安頓之,使各暢其生、各正其性命;這是乩手的心願。有時候,也會有力不從心的痛苦,尤其在今日,正是一個破裂的時代,客觀的形勢難一時改變,則存在了悲感,正是必然的感受。然這世中,只要天下人普遍都幸福時,為乩手的幸福之感,才是實而非虛。反之,為乩手的非存此心,若眾生正苦,則乩手的幸福之感,雖在當時一刻是真,亦即因與眾生不共命之苦,剎那消失而成虛。故范仲淹說:「後天下之樂而樂」,或孟子說:「人之患在好為人師」,對乩手應有深意在。但願今日藉大會鸞的機會,當在我們有緣之友愛中鞏固連繫,而且相信我們的連繫,亦憑此而為真實,並且永久不滅,使友愛常向光明而永琚C最後祝紫真閣金禧鸞會成功,乩手們靈光煥發、身體健康、前途光明!

 

  聖罡心法宜肩擔,乩盤詩書奧妙參;

   鸞理融通完太素,會同乩手對世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