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中華大地這個面積廣大、歷史悠久的古老土地上,「道教」是真正孕育、萌芽、成長、發展於其中,最足以表現中華民族的處世態度、人生哲學的一個宗教。

 

    始於東漢末年的原始道教是天師道張魯所創,幾乎同時地,與玄學、佛教顯跡於當時開放的社會上層,並迅速的獲得了發展。魏晉之後,並與南方的神仙道教揉和,成為東晉時信仰最眾的宗教。丹陽葛洪的〈抱樸子〉一書及多達千餘卷的各種道教圖籍,更寄寓了他們理想的生命型態及志趣,大大豐富了道教的教義和修行方式。而起建於兩晉的道館、樓觀,在修行的需求下更是在各地鵲起,與此同時並興的,則是道教法像的施繪。

 

    不可否認的,佛、道之互相影響,在藝術的表現上是更具體的。它們同樣藉由令人神思、觀想的畫像來達到傳遞教義的目的;也互相借用雲彩、背光、寶座、華服、脅侍…,來表現福地之莊嚴與令人嚮往;不過,由於基本教義的不同,在相似的外表下,實則有絕大不同的內涵。

 

    道教早期經典〈太平經〉中即說:「…人亦三重衣,王氣居外,相氣次之,微氣最居內…」所謂的〝王氣〞,正可表達‘德’之致雅雍祥、可欽可敬;〝相氣〞追求的是超凡脫俗、自由逍遙;而〝微氣〞則是在描繪極難傳達的‘道’之廣博深宏、寧靜致遠。當然,龐雜而豐富的道教世界,既有最高尊神三清的雍容端莊,自也有威武凜然的張天師和王靈官等,作為護教降魔的天將神帥;此外,在極重陰陽調合、四方五行、天地人…的中國哲學堙A女性(如王母、后土)、四御、五老天君、山川土地星宿干支等眾神,以及對追求長生不老、福樂雙至、無災無病的美好人生所必需的,如南極仙翁、救苦天尊、北斗星君(脫死)、南斗星君(度厄)等,也都成為道教藝術中重要的描繪對象;再一方面,深受儒家崇聖尚賢思想影響的中國人,不免也要將孔子(至聖司命)、關公(關聖帝君)、甚至鍾馗等,列入仙班,成為祟仰的對象;至於那些充滿想像和奇情、對凡人修鍊成道及陰界塗炭生靈的描繪,更成為道教藝術中最活潑多彩的一面。

 

    在中國繪畫史上,遠自隋代以降,重要的畫家如楊子華、展子虔、董伯仁、吳道子、閻本立、周昉等,都對道教藝術的發展卓有貢獻,其中尤以吳道子的藝術成就最為人津津樂道。例如巨製〈五聖千官圖〉,以大場面、多人物行進隊伍的長幅畫面,表現了“周流觀之”的整体視覺效果,從而將道釋畫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;另外他畫“地獄”,圖中〝了無刀林沸鑊、牛頭阿旁之像,而變狀陰慘,使觀者腋汗毛聳、不寒而慄〞,傳說當時〝屠沽漁罟之輩,見之而懼罪改業者往往有之,率皆修善〞,由此可見其畫感人之力實非一般,也足以印証宗教藝術的存在意義。而其畫之所以能達此境地,曾有張彥遠者,謂因其〝守其神、專其一、合造化之功,所以意存筆先、畫盡意在也〞;可惜至今無其畫作遺存,我們只能從現存唐代壁畫、石刻畫或圖卷中,追索“吳家樣”的風貌了。另外,著名的仕女畫家周昉,在道教藝術的表現上,則以“筆力雄健、線條勁利、輕拂丹青、簡淡清正” 出名…。事實上,所有的藝術表現無不與一個時代的審美風尚有關,而經由流傳廣遠的宗教畫,也因此成為〝百工所範〞的樣式,長期在民間流傳下來。

 

    歷經宋元明清數代,佛、道之互相影響、滲透的情況更多方表現在寺觀壁畫上,同時呈現了更為繁瑣、豐富的樣貌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宋代的畫院畫家,在帝王興道且熱愛藝術的風氣下,不但實際參與了大大小小道觀內壁畫的繪製,更與民間畫工相互交流,為宋代的道教藝術創造了又一個輝煌的時代。而將當時的帝王甚至名臣一併繪入畫中,竟使道教藝術在原有的神靈仙氣之外,更增添了宮廷富貴之氣,這樣的結果,不但對以後之道教藝術,甚至對整個繪畫史,都產生了重要且深遠的影響;於此同時,前面所提到的〝三清四御、天下名山、洞天福地、尊師元帥〞等道教藝術的各個体系也漸次發展完備。元朝以後,以民間畫工為主的寺觀壁畫則利用不同的題材,創造出更為生動活潑的形象與構圖。在山西省,這些不見史冊的畫家即以巨大的數量、豐富的題材和高度的藝術水平,留下了眾多令人嘆為觀止的巨構,如著名的永樂宮壁畫,在構圖嚴整、形象生動、複雜卻又統一的作品中,既嚴格遵循了宗教儀規,又以具人物性格特徵、畫面節奏的掌握以及設色、線條之精麗…,在在顯示出如此宏偉成熟的構圖,除了畫師本身的技藝之外,更是代代道教藝術積累、集大成的結果。再如〈純陽帝君神遊顯化圖〉中,包羅萬象的市俗景象,遠至山巒起伏、雲樹林舍,近至宮殿酒樓、茶肆醫館、私舍舟車,及降生、參拜、題詩、設醮、齋供等畫面,真似當時社會之縮影。“水陸畫”則是佛道合流的另一個重要代表性作品,它始於唐,並經五代及宋的流傳而更臻完善,時至今日,仍因它的宗教目的為佛、道兩家所倚重而複製不歇。

 

    綜而言之,宗教藝術因是人們寄託想像與崇仰的對象,所以往往給人們以美好的感受;面對苦樂交錯、多變的人生,誰不盼望能藉著宗教,或所親之物而有〝至誠供養、隨心獲福〞的效果?而道教藝術深得人心的內涵與高明理想的境界,正是吸引人去理解它、學習它、創作它的原因。今天,有此佳緣,應高雄市文化院之邀,為之重新繪製【百神仙畫】,而有機會更深入地了解道教藝術並再現明清【百神仙畫】之風華,內心實感榮幸也誠惶誠恐,因為它是現今珍藏於中國大陸各著名宮觀,以明、清作品為主,最具代表性及藝術性的神仙圖譜,盼能盡心竭力不辱使命,並期待各界前輩的鼓勵和指正!